21、盘中餐_然后心动
笔趣阁 > 然后心动 > 21、盘中餐
字体:      护眼 关灯

21、盘中餐

  姜嘉弥一动不动地站着,还维持着刚才被亲吻的姿势。

  窗帘被男人单手拉上,掩盖住他刚才的“罪行”。

  她一点一点回过神,细细地喘着气,隔着一层窗帘听他若无其事地跟助理说话,一本正经到了极点。

  门关上后,套房里蓦地安静下来。

  “出来吧。”

  话音落下,一旁静止垂落的窗帘鼓动几下,边缘被一只手慢吞吞地撩开。

  四目相对。

  周叙深松开整理领带的手,端详似地看着她微微一笑,目光微微下滑,落到她颜色明显浅了一层的嘴唇上。

  原本浓郁鲜亮的草莓红变成了薄薄的水红色。

  她不自觉抿唇,颜色随之被抿得更加均匀,唇肉也因此微微充血,变得越发红润。

  周叙深收回目光,不紧不慢地后退两步,留下足够的空间让她走出来。

  他一退后,压迫感顿时小了不少。姜嘉弥从窗帘后走了出来,边走边捋了捋鬓发,整理那些被弄乱的发丝。

  再一抬眸,他们又对视一眼。

  “怎么会想到躲在这里?”

  “我本来是想吓你一下的,谁让你当着我妈的面那么突然就把房卡塞给我。”

  结果他没被吓到,反倒是她躲得胆战心惊,还为他的恶劣趣味提供了“便利”。

  想到这,姜嘉弥目露控诉,“结果你装睡。”

  周叙深好整以暇地笑望着她,“看来我应该一直假装下去的,这样你才能成功吓到我,让你出气。”

  一被顺毛捋姜嘉弥就没了气势,讪讪地抿着唇不说话。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拿准了这一点,所以故意顺着她的话说,面对恶作剧也包容到没有底线。

  周叙深笑了笑,转身走向吧台。

  吧台边是柜门透明的酒架,上面放着不同种类、不同年份的酒。他抽了一瓶出来,动作忽然一顿,转头问她,“要不要喝一点?”

  浅酌、聊天,再到调.情与亲吻。他或许该试试这样按部就班的步骤。

  姜嘉弥一时没想那么多,点了点头。

  周叙深又拿出两只杯子放好,背对着她站在吧台前,不疾不徐地开瓶倒酒。

  他一手握着酒瓶,一手随意搭在台面上,整个人的状态很放松。深灰色的西装马甲加强了宽肩窄腰的视觉对比,也显得他双腿越发修长,斯文的装束下却又隐隐浮动着荷尔蒙与力量感。

  原来这么简单的动作也能赏心悦目到让人移不开眼。

  眼看着他倒好了酒准备端着杯子过来,姜嘉弥忙在沙发上坐下。

  套房客厅里有不少小的功能分区,这一片是为入住者提供的会客区域,沙发都是面面相对的两排,中间摆着配套的茶几。

  她坐的位置,正好面对着刚刚周叙深假寐时坐的那一侧。

  脚步声渐渐靠近,周叙深俯.身把杯子放在茶几上,却没有坐到对面去,而是自然而然地坐在了她身侧。

  “度数不高。”他手指抵住杯座,将高脚杯推到她面前。

  姜嘉弥点了点头,端起来递到唇边时才想起来自己喝不了,于是只浅浅地沾了一下嘴唇就把杯子放了回去。

  她拿起手机给梁荷发了微信,谎称自己已经到停车场了,刚停好车。

  对方回了个“好”,又叮嘱她晚上记得早点休息。

  回完消息后她放下手机,慢慢有点无措。

  他们现在……是要坐在一起聊天吗?

  正想着,周叙深低头看了眼腕表,问她:“时间还早,有什么想做的吗?”

  于是姜嘉弥下意识回道:“聊天?”

  他抬眸,姿态随意地微微后靠,笑着略一点头。

  “或者……补课也行。”她又赶紧改口。

  “补课?”周叙深失笑,“现在?”

  见状,姜嘉弥小幅度地飞快摇了摇头,成了棵随风摇摆的‘墙头草’,“我就是随便说说。”

  “也不是不可以。”他说,“只不过出差这几天太忙忘了安排,需要秘书把东西整理一下发给我。”

  “那还是不要了。”她顿时觉得过意不去,“你好好休息吧,也不要让你的秘书加班了。”

  想也知道这几天他一定很忙,大概也没休息好。好不容易有了空闲,怎么也不该用来辛苦帮她补课和分析数据。

  周叙深微微颔首,忽而抬眸看着她勾唇笑了,“其实和你待在一起,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很好的休息方式。”

  暖色灯光下,他眼瞳边缘的一圈黑色显得眼眸深邃迷人,近距离专注地看人的时候仿佛包含着某种情意。

  姜嘉弥心跳蓦地漏了一拍。

  ……和她待在一起吗?

  原本她打算说“你休息吧,我先回去了”,现在只能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和我?”她眨了眨眼,有点不好意思地别开眼,“为什么呀?”

  而且从某个方面来考虑的话,难道不是应该避免和她见面才能好好休息,节省体力吗?

  周叙深平静道:“因为可以换一种角度去感受当下,而不是以我一贯的思维方式。”

  姜嘉弥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这样不是应该会更累吗?”她茫然地看着他,“违背了自己从前的习惯,还需要重新去适应。”

  他眼底的神情难以辨明,只有唇角残存一点淡淡的笑痕。

  “假设一个人一生只吃过苦味的东西,某一天他尝到了‘甜’,你觉得他会难以适应,怀念以前只有‘苦’的日子吗?”

  她一怔。

  “一旦尝试过,就很再难想象失去的滋味。”周叙深垂眸微微一笑,“当然,我举的这个例子或许比较极端。”

  姜嘉弥看着他状似漫不经心的模样,忽然联想到了今晚梁荷说的那些话。

  周家有家底不假,但却给不了他实打实的能力,也没法让惟森财务报表上的数字轻轻松松翻倍。“才三十岁就有现在的成就”并不仅仅是一句简单的夸奖,谁也不知道他付出了多少。

  那天的交流会上,他发言时是众人瞩目的焦点,淮大官网首页现在还挂着相关的图文,但人们往往会忽略光鲜背后的东西。

  包括她。

  之前所怀有的仰慕,现在都被一种微妙的情绪代替了。

  夜晚的确是容易感性的时刻,伴随着“崇拜”而诞生的“同情”更是有千百倍的威力。

  “但也正是因为有了‘苦’,才更能衬托出‘甜’。”姜嘉弥顺着他的话想了下去,笨拙地想要搜刮出一点‘人生哲理’。

  说完,她忐忑地抬眸,不知道这样能不能安慰到他。

  周叙深静静地注视着她,仔细将她每一处细微的表情都收入眼底。

  “你说的对。”他若有所思地笑了,“我很幸运。”

  人一辈子能幸运多少次?或许很多,或许寥寥无几。

  他不相信好运能够永远眷顾、永远停留,所以一旦遇见一次,就要想法设法地抓住——这是过去三十年的人生经验告诉他的。

  “你心情有好一点吗?”姜嘉弥问。

  “我没有心情不好。”

  “那你现在还很累吗,”她双眸亮晶晶的,“有没有轻松一点?”

  周叙深挑眉,笑着“嗯”了一声,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轻松多了。”

  姜嘉弥莫名感到满足,这种成就感或许仅次于她帮他解决了什么工作上的难题吧。当然,如果哪天后者实现了,那她可能会兴奋到想打滚。

  或许是雀跃的心思从眉梢眼角流露了出来,显得她神态有些孩子气,就好像下一秒就要晃着腿哼歌了。

  看着她这副模样,周叙深忽然问:“这么开心?”

  “嗯?”她转过头来。

  “能帮到我,很开心?”

  姜嘉弥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被想象出来的喜悦之情感染,而且太喜形于色,忙收敛了脸上的小表情,矜持地点了点头,含糊道:“是吧。”

  “为什么?”

  她犹豫了一下,“你的能力和阅历都远胜过我,按理来说我应该帮不了你什么的,但是你刚才说有轻松一点,我就觉得……”

  他目光温和,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这种感觉有点像你工作上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然后我帮你解决了。”姜嘉弥把这个例子搬了出来,说着说着又觉得不好意思,忙补充道,“当然啦,这两件事完全不能比,能让你都头疼的工作我肯定更没办法,我只是放在一起类比一下。”

  她笑得有点腼腆,但是却期待地看着他,“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崇拜和仰慕藏在她琥珀色的眼眸里,被浸泡成了最甜最勾人的诱饵,她却毫不自知。

  周叙深喉结动了动。

  如同主动咬钩的鱼,细而尖锐的痛感一瞬钻进去。

  “我明白。但有一点,你说的并不准确。”

  “是什么?”

  “这两件事的确不能相比。”他手搭在她身后的沙发靠背上,如同环抱她的肩,“你能做到的事,要难得多。”

  姜嘉弥怔怔地看着他,正想要思索这句话的含义,就看见他慢慢低下头,搭在靠背上的手也抬起来扣在她脑后。

  唇上一热。

  她眼睫颤了一下,下意识地垂了下去,男人温热的指腹随即落在她眼角轻轻摩.挲。

  终于,唇上最后一层薄红也被辗转吻去,只剩越吻便越浓墨重彩的濡.湿艳色。

  他们这么坐并不方便接吻——姜嘉弥模模糊糊有了这个念头,下一秒就被周叙深拦腰抱起来放在腿上。

  宽大且长的白色裙摆垂落下去,盖在笔挺的西裤上。杏色的缎带缠绕着纤细伶仃的脚踝,穿着细高跟的脚晃晃悠悠地垂在他腿边。

  装在高脚杯里的红酒放在一旁无人问津,只能作为黑白交织时的一抹点缀。

  姜嘉弥手撑在他肩上,被抱起来时自然而然地低头继续这个吻,唇却找偏了位置胡乱印在他的下颌上。

  周叙深想也不想就抬手轻轻捏住她下巴,引导她重新找准位置。

  她不好意思地抱住他后颈。

  吻到中途,姜嘉弥忽然察觉到他手托住了她的腿弯,显然是打算抱着她站起身。

  至于起身之后要去哪里,不言而喻。

  她如梦初醒,慌忙阻止他,“等一下!”

  周叙深动作一顿,挑眉无声询问,抬眸时看着她的眼神分明是已将她划为盘中餐。

  “今天不行,不太方便。”她讪讪地笑了笑,后悔没有早点说明,“我……我生理期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写这章的时候我一脸慈爱(?)满脑子都是姜姜坐在沙发上的样子,好可爱555

  感谢在2021-08-2318:07:33~2021-08-2418:02: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白霜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除了好看一无是处、白霜、大铁罐可乐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夏恋104瓶;外貌协会元老喵40瓶;白霜20瓶;大铁罐可乐、JINYOUNG、52026509、C?10瓶;风的信徒5瓶;ops2瓶;粉红猪猪、不白也不黑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wscdh.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wscdh.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