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正文完结_然后心动
笔趣阁 > 然后心动 > 70、正文完结
字体:      护眼 关灯

70、正文完结

  周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诚然,他知道自己的好朋友恋爱了,也知道自己的小叔有了女朋友,毕竟他们手上都戴着戒指,想不注意到都很难。

  但是谁能想到这两个人正好就是在跟另一个谈恋爱呢?而且他们手上的戒指也是一对?

  认识两年半的大学同学,成为朋友以来至少也有两年了,他从没想过对方会成为自己的……

  长辈?

  还是以这种方式?

  周临难以置信地捂住脸,尴尬到有些牙酸。

  刚才他小叔说什么来着?回小南洲一起吃顿饭?他们都已经到见家长这一步了吗?

  想到这,他又被迫再次回忆起刚才的经历——点开嘉弥发来的语音消息,却猝不及防地听见了他小叔的声音。

  思绪有点乱,乱到零零散散地想起了很多细节。包括之前被长辈们撮合着跟姜嘉弥在一起的经历,以及当时周叙深对他的告诫,让他喜欢与否都尽快说清楚。

  ……他都不敢细想这两个人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勉强冷静下来之后,周临拿起手机回复刚才那条语音消息:[有点不太巧……我正好有别的安排了]

  姜嘉弥:[没关系没关系!你忙你的就好啦,刚才那条语音你可以无视,真的!]

  他表情有些纠结,还没想好怎么回复,就看见周叙深就用自己的微信账号发过来一则消息。

  [你如果不来,她会多想。朋友一场,多考虑她的感受。]

  周临:“……”

  所以刚才为什么还要问他有没有空,难道只是为了在姜嘉弥面前装装样子吗?

  他叹了口气,在心里腹诽小叔的虚伪,回了句“我知道了”。

  感谢他们提前告诉他,避免了到时候周末碰面才得知这个消息时的尴尬,现在至少还有几天时间给他缓缓。

  然而等下个周末赴约之后周临才发现,用这几天来缓冲好像并没有什么作用。

  这几天他跟姜嘉弥都没怎么在公司里碰面,彼此也心照不宣地没再提起中午约饭的事,但在周家碰面的那一刻,沉寂了几天的尴尬如期而至。

  尤其是在他们猝不及防对视的瞬间,以及见面后姜嘉弥喊人的那一刻。

  她叫周老太太“奶奶”,叫沈素钰“阿姨”,两人在辈分上的差距从称呼中就能体现出来。

  两位长辈都察觉到了他们之间微妙的氛围,很善解人意地没有提及某些话题。

  对于周老太太和沈素钰来说,听见周叙深亲口说有了喜欢的人,还因此有了成家的念头是件很难想象的事,更别说对方整整比他小了十岁,是周临的同学不说,曾经还被她们误以为跟周临有戏。

  从某种角度来看,周叙深这是截了侄子的胡,她们立刻就怀疑他曾经的种种举动都是别有用心。开口一问,他竟然还坦然承认了。

  她们一方面很高兴,一方面心情又有点复杂,这一个月频频提出见面,又屡次被周叙深回绝,说不急。

  不急?怎么能不急呢?

  虽然她们对小姑娘的印象很不错,曾经也有想成为一家人的念头,但是跟她在一起的人却突然从侄子变成了叔叔,这……真的合适吗?

  小姑娘才二十,要是不说,谁能把她跟而立之年的周叙深联想到一块儿?两个人年龄和阅历都差距不小,真的能行吗?

  然而等到真的见了面,所有的顾虑一时都被抛到了脑后。

  哪怕冬天穿得比较厚,面前的小姑娘被大衣系带收紧的腰身处也是细细的一截。柔软蓬松的长发披散在白里透粉的脸颊边,鼻尖被冻得有点泛红。

  “周奶奶好,阿姨好。”她唇角掖着一点害羞的笑弧,眨了眨眼,大大方方地叫人。

  姜嘉弥两天前就开始缠着周叙深问自己该穿什么了,昨晚又纠结了几个小时,最后综合了梁荷跟好姐妹们的建议。

  至于周叙深那句“什么都好”,当然只能仅供参考。

  今天起床后她打扮了大半个上午,从发梢到鞋尖仔仔细细检查过无数遍,来的路上都不肯靠在车座的椅背上,生怕碰乱了头发。

  但对于两位长辈来说,她站在周叙深身旁笑意盈盈的模样就已经是最大的杀手锏,其他的一切都只是锦上添花。

  打完招呼之后,姜嘉弥跟旁边的周临目光相碰,又都讪讪地移开了眼。

  “欸,好好好。”周老太太心都快化了,笑眯眯地拉住她,“冻坏了吧?快进来坐。”

  没办法,她现在就是看未来孙媳妇的心态——本来周叙深愿意成家她就谢天谢地了,更何况是个这么乖这么让人喜欢的孩子呢?

  姜嘉弥点头应声,被周老太太和沈素钰带着往客厅里走。

  之前虽然也来过这里,但却是以同学的身份来参加周临的生日聚会,跟今天的情境完全没办法相提并论。

  要是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她当初一定不会选择穿那套角色扮演服装,而且还要加倍注意言行。

  “上回你来家里时人多,都没能好好聊聊,这回总算有机会了。”周老太太说,“这次也别像上次那么见外,就当成是自己家就行。”

  沈素钰笑了笑,默认了这个说法,又揶揄道:“都怪叙深只顾着忙工作,我们催了他几次,他都不肯带着你回来吃顿饭。”

  “其实是我的原因。”姜嘉弥垂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抬起眼认真解释道,“他可能是怕我紧张,所以先缓一缓。”

  “傻孩子,这有什么好紧张的。”

  “他也真是的,都不替我们解释解释,难道我们是什么洪水猛兽吗?”

  “别担心,来,坐这儿来。”

  周老太太跟梁荷你一言我一语,拉着姜嘉弥在沙发上坐下。

  于是踏进周家大门后没几分钟,周叙深就彻底失去了跟她相处的权利,只得退而求其次坐在一旁。

  周临就坐在他右手边,整个人有些局促。

  叔侄俩沉默地坐了一会儿,跟那边的热闹与融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叔。”半晌过去,周临到底还是憋不住了,“之前你提醒我把话说清楚那次,是因为——”

  “嗯。”周叙深淡淡打断了他。

  没来得及说出口的下文,他们都知道是什么内容。

  他噎住。

  “也不仅仅是这一个原因。”周叙深又道,“最主要的,是想让你学会担当。”

  周临:“……”

  倒也不必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吧。

  他干巴巴地点头笑了笑,任由沉默再度蔓延。

  沈素钰留意到了这边的情形,好心地帮周临找了个借口让他溜之大吉,又不赞同地看了周叙深一眼,意思是他应该考虑晚辈的感受。

  他微微颔首,看似配合,又很不配合。

  见状,沈素钰懒得再理他,转头继续跟身边的小姑娘聊天。

  姜嘉弥没留意到他们母子之间的“暗涌”,只注意到周临起身走了,顿时松了口气。

  两位长辈无比热情,她收见面礼收到手软,实在盛情难却时忍不住悄悄看向沙发的另一侧,下意识向周叙深求助。

  陌生的环境里,人们总是本能地去寻找最熟悉的那个人。

  看见她满眼的依赖与无措,周叙深忍不住勾起唇角,正要替她解围,就听见周老太太开玩笑说道:“不用看他,难道我们给你礼物他也要管?哪儿有这种人,仗着自己年纪大点就管东管西。”

  他神色一顿,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不说话了,一副好脾气的模样。

  “其实不是这样的……”姜嘉弥连忙替他说话,费劲地解释了一通,结果发现周老太太跟沈素钰只是慈爱地看着自己,好像并不在意她到底说了什么。

  她有点窘迫地抿紧唇,脸一点一点地红了。

  “她脸皮薄。”周叙深终于开了口,好笑地道,“妈,你们别把她吓坏了。”

  其实他很能理解她们对她的喜欢。她身上就是有这样一种魔力,很难让人讨厌,又令人很容易被戳中心底柔软的部分。

  至于她身上一切的可爱与烂漫,都是自然而然流露出的特点,没有任何矫饰的成分。

  所以他根本不担心家里人是否会喜欢她这个问题,但也乐于看着她这几天因此而紧张,并缺乏信心地缠着他要安慰。

  每次哄好她时他都会很有成就感,并渐渐从中找到了乐趣。

  “说什么呢,谁吓人了?”周老太太轻哼,转头就跟沈素钰对视了一眼,随即又心照不宣地笑了笑。

  虽然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却很满意周叙深对姜嘉弥的维护。

  眼神和语气都是没办法作假的,至少这些年来她们从没在他身上看到过这样的一面。

  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一个人,最后却被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给拿下了呢?

  上周说要把人带家里来的时候,还特意叮嘱过不要提周临的事,不要太心急催他们彻底定下来,真是方方面面都替人考虑周全了。

  欣慰的同时,周老太太又有点忧心,只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

  几个人聊得其乐融融。

  吃完中午饭,沈素钰找了个机会把周叙深叫到一边说话。

  “我跟你奶奶都很喜欢嘉弥,这没什么好说的。”她沉吟片刻,“至于你们合不合适,那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周叙深知道她还有下文,因此只是微微颔首,并没有说什么。

  沈素钰又道:“嘉弥才二十出头,你们刚在一起几个月。感情的事的确该多沉淀一下,好事多磨。能看得出来她很喜欢你,但这方面的想法还比较朦胧,所以你说让我们不要心急,我理解,而且也支持。”

  “但是。”她话锋又一转,“你自己得有数。”

  周叙深默不作声地转头看向窗外。

  隔着落地窗,他看见姜嘉弥笑盈盈地坐在老太太身侧,正耐心地陪老人家说着话,面前的矮几上摆着插到一半的花束。

  “慢慢来吧。”半晌,他淡淡道。

  在这种无论如何也想要达成目的的事情上,他一向很有耐心。

  他们之间还有很多时间。

  ……

  见过周家长辈之后,两家人见面的事也提上了日程,于是便约着在年前一起吃了顿饭。

  这顿饭吃完,回到家,姜嘉弥点开日历,美滋滋地琢磨了一下。

  等公司放春节假期之后她的实习也就正式结束了,年后距离开学还有一周的假期,也就是说她一共能有半个月的时间好好休息。

  这也意味着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她不用再隐瞒同学、同事和家人,可以放心大胆地跟周叙深待在一起。

  想到这一点,她就忍不住开心地在床上滚来滚去。

  以前她一直觉得双方家长见面是件很正式的事,以为在这样的状况下谈恋爱会很有压力,然而现在她只觉得……

  这种不用瞒着别人,可以光明正大谈恋爱的感觉真的太棒啦!

  姜嘉弥裹着被子在床上滚得正欢,忽然隐约听见了开门声,忙停下动作向门口看去。

  周叙深刚一推门进来,就看见了床上那只翻滚的春卷,脚下步子蓦地一顿。

  很快,“春卷”费力地滚了半圈扭过身来,从被子里露出一张红扑扑的脸,一头长发乱七八糟的,还有好几缕飘在脸颊旁边。

  她就这么呆呆地看着他。

  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下一秒,他忍不住笑了。

  姜嘉弥立刻手忙脚乱地想挣扎出来,可被子不知道为什么缠得格外紧,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反倒把自己累得气喘吁吁。

  周叙深慢慢走近。

  就在姜嘉弥以为他要好心解救自己的时候,他却俯.身将有些松开的了被子再度拢紧,然后半跪在床边,低头亲了亲她。

  她知道他这是故意的,便坏心地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揽住他的脖子。

  他轻笑一声,顺势继续吻她,长指体贴地将她颊边的发丝拨开,接着向下滑去,探进被子里。

  就在呼吸渐渐急促时,她突然松开了抱住他的手,顺着他撑开的缝隙从被子里逃脱出来,滚到旁边得意洋洋地望着他。

  周叙深微怔,回过神后顿时失笑。

  “我这叫将计就计。”她狡黠地眨了眨眼,撑身坐起来。

  他在床边坐了下来,慢慢平复呼吸,好整以暇地朝她伸出手。

  姜嘉弥看了他一会儿,慢吞吞地挪了过去,让他把自己抱进怀里。

  “什么事这么开心?”他垂眸,耐心地替她整理头发。

  闻言,她就把自己刚才想的那些都告诉了他,末了又说:“不过等开学之后,我还是只能把戒指放在家里,不然被同学发现就麻烦了。”

  哪怕弄成项链挂在脖子上也不太可行,而且还容易丢。

  周叙深沉吟片刻,“再给你订一款别的?”

  “好啊!”姜嘉弥眼睛一亮,“就要跟你手上这枚一模一样的,等比例缩小就好了。”

  她可真笨,怎么之前就没想到这个主意呢。

  “我手上这个?”他低头看了一眼,忍不住微微蹙眉,觉得实在太过于简单了。

  “在学校里就要这种款式才不会太引人注目,而且我们可以戴一模一样的款呀,不觉得也很有特殊意义吗?”

  周叙深心里发软,无奈地点头应了声好。

  姜嘉弥心满意足地抱住他的腰,赖在他怀里跟他继续聊天。

  “对了,”她忽然道,“昨天我不是回了学校那边的公寓一趟吗,在衣帽间里找东西的时候,你猜我翻到什么了?”

  “什么?”

  “之前你送我的那只‘水晶鞋’!”

  周叙深笑着“嗯”了一声,没说什么。

  “其实我一直都很想问,这双鞋里的另一只去哪儿了,”姜嘉弥一脸纠结,“但是我又在想,万一你说扔了或者不知道,那岂不是很毁坏浪漫的气氛。”

  这个问题似乎没有一个合适的答案,就算回答她收起来放好了,也勉强只能算中规中矩。

  “我想,大概不会。”

  “真的吗?那你快告诉我,另一只鞋你怎么处理的?”

  周叙深捏了捏她的耳朵,第一次没有为她这种眼巴巴的表情所动摇,“我会告诉你的,但不是现在。”

  “保密?”

  “暂时保密。”

  “你会不会是根本没想好,所以想出这个理由来搪塞我?”

  “当然不是。”

  姜嘉弥悻悻地靠回他胸前,“是惊喜吗?”

  “这一点取决于你的想法。”

  “神神秘秘……”她轻声嘀咕着,努力按捺住好奇心,“好吧,看在是惊喜的份上,我就暂时不问啦,勉强期待一下。”

  反正她是想不出那个完美的答案的,正如她永远也猜不到,下一次他又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惊喜。

  ——正文完——

  番外待续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结啦!!番外揭晓周总的惊喜~

  爱你们,感谢一直追到现在的小天使

  这段时间睡眠都不太好,未来几天我休整一下,下周三(10月20号)开始更新番外哦(^з^)

  下本写这个,计划全文存稿,感兴趣可以先收藏

  《戏欲》

  【1】

  杜颂霓外表风情曼妙,第一次成为电影女主角就是和大她一轮的演技派郁尔致搭对手戏。

  戏里,她引诱拘谨的钢琴老师一步步堕入深渊,却反被疯透了的男人杀死。

  戏外,却因为在亲密戏里太青涩笨拙而被导演硬生生骂哭。

  “坐这来。”对戏时,郁尔致温和地微微一笑,修长干净的手示意地覆上腿面,耐心告诉她,“碰睫毛我会很痒,碰下巴我会想亲吻,碰手腕我会忍不住抓住你。”

  他如同良师,一步步教会她如何引诱自己。甚至告诉她最敏感的领域是在后腰处。

  于是吻戏时她手探入他外套,掌心下只隔一层衬衣。

  郁尔致第一次失态,试图起身时被杜颂霓扣住手腕,她笑意烂漫,口吻天真,“老师,来抓我吧。”

  戏中他动情的模样难分真假,片场看她的眼神仿若深情,可杀青后却又干净利落地抽身,冷静得像从未入戏。

  【2】

  有人说郁老师出戏快,杜颂霓年纪青涩反应诚挚,恐怕入戏太深出不来,要吃一番苦头。

  然而没人知道,郁尔致最后悔也最庆幸的是在那场亦真亦假的戏里,一一告诉她自己的命门。

  深夜,他将电影看了一遍又一遍,深陷角色怪诞的情绪中难以自拔,而她却对别的男演员巧笑倩兮,一如从前对他那样。

  “颂霓又不乖了。”他支着下颌,病态地微微一笑,喃喃自语,“回到老师身边来吧。”

  禁.欲与放.浪,阴暗与天真。

  最先假戏真做的那个人,就是输家。

  感谢在2021-10-1423:45:30~2021-10-1519:17: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AAiiyya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fionaz20瓶;王一博的圈外女友11瓶;324183398瓶;gdfyhi、AAAiiyya、我就看看5瓶;485930843瓶;粉红猪猪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wscdh.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wscdh.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