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番外8_然后心动
笔趣阁 > 然后心动 > 78、番外8
字体:      护眼 关灯

78、番外8

  大三一过,剩下的一学年几乎是一转眼就过去了。

  众多学生一条腿已经踏入职场,大四的在校时间太短,所以对于这一年,尤其是后半年的校园生活并没有太多深刻的感受。

  等到答辩结束举行毕业典礼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这是最后且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姜嘉弥却在很早之前就开始想着毕业的事。

  大一的时候陈嬗就计划着要去国外读研究生,她一直知道这件事,很清楚毕业之后她们就会身处异国聚少离多,所以越临近这个节点,她就越珍惜每一次跟陈嬗相处的机会。

  答辩结束的当天,她们俩结伴从学校离开回到公寓。

  “一个小学妹昨天联系我,说毕业典礼的时候想帮我们拍照。”姜嘉弥问,“你觉得怎么样?”

  “是不是社团里特别崇拜你那个?”

  她笑得有点不好意思,“是她。我本来不想麻烦她的,但是她太热情了,我不好意思拒绝。”

  “挺好的啊,都要毕业了,给小粉丝一点机会表示心意嘛。我记得她是玩摄影的,拍的照片还挺漂亮。”

  “嗯,她拍照技术很厉害的。”

  陈嬗点点头,“我们当初说好要穿着学士服拍一组照片留念,正好这下摄影师也有了。对了,到时候你家周先生来吗?这么重要的时刻,难道不来见证一下?”

  “当然要来呀,我还想跟他合影呢。”

  “这是要彻底公开了?我都能想象到其他人知道你们谈恋爱会是什么反应了,你在淮大经管院的光辉事迹大概能再添一笔。”

  姜嘉弥被说得脸热,嘴角的笑意几乎抑制不住,只能轻咳一声掩饰一下,“反正要毕业了嘛,就算被大家知道了也没什么。”

  她也不想仅仅为了隐瞒恋情就让他缺席自己的重要时刻。

  “这么久都无名无份,周叙深也真够能忍的。”陈嬗揶揄道,“你们在一起多久了?一年多了吧?”

  “一年半。”说着,她才意识到他们已经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

  闻言,陈嬗忍不住感慨道:“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对了,”姜嘉弥忽然问,“曲延呢?他来不来?”

  这一年多以来,陈嬗和曲延的关系一直断断续续地维持着。有时候两人像是处于热恋期,会携手玩一场“失踪”戏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有时候又各自沉浸在自己的生活里,像已经倦怠了似的不见面。

  “不来。”陈嬗摇摇头,语气轻飘飘的,“我们分手了。”

  “……分手?”姜嘉弥愣住,“怎么这么突然?”

  “你也知道,我当初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本来就没想得太长远,只是当下喜欢他那个类型的所以想体验一下。现在我马上要出国,他也不愿意继续了,所以我们好聚好散。”

  “真的?你没骗我吧?会不会现在嘴上说着没关系,晚上却躲起来一个人悄悄地哭?”

  陈嬗没好气地掐了把她的脸,“你也太小看我了,我是那种会为了男人黯然神伤的人吗?”

  诚然,她对曲延不是没感情,但分手是必然的结局,这一点她一开始就早有预料了,所以真正迎来这个结果时内心已经有了准备,不至于会难以放下。

  更何况曲延今年才大三,年少过于情绪化与理想化的大脑以及浸淫地下乐队这个圈子四年的经历,让她很难相信他懂得怎么真正去爱一个人。

  正巧她也不太懂。

  所以,这样的两个人一头撞在一起怎么会有好结果?

  烟花固然绚烂,但两支烟花凑在一起只会消耗彼此的氧气,没人补给能量,最后无以为继只能熄灭。

  姜姜何其幸运,能在最恰好的时间遇见周叙深——这个男人明白自己的心意,懂得应该抓住什么,更清楚自己要在这段恋爱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想到这她转过头,感慨万千地叹了口气。

  “为什么忽然叹气?”姜嘉弥不解。

  陈嬗看着她,只是意味深长地对她说了四个字:“人生赢家。”

  授位仪式结束后拍毕业照的那天,师生们热热闹闹地聚集在学校标志性的小广场上,一批批穿着学士服的学生们站上台阶,在摄影师的示意下被定格成一张张扁平的缩影。

  [你在哪里?]

  姜嘉弥盯着这四个字,下意识先抬起头环顾四周,然后回复道:[在小广场拍毕业照呢,马上就轮到我们班了。你现在在哪里呀,我拍完过去找你?]

  “工管系2班!到你们了。”

  还没等到回复,就听见摄影师扬声喊道,朝这边招了招手。

  “走啦,姜姜。”郑乐璇和汪慕拉着她往前走,“我们一定要站一块儿拍。”

  姜嘉弥只好先把手机收了起来,跟着她们一起站到了第二层台阶上。摄影师指挥着他们左右移动,力求完美地将一群人框在画面中央。

  这个间隙里她又看了看手机,正好等到了回复。

  周叙深:[我快到了。]

  快到了?到哪里?小广场吗?

  姜嘉弥有点懵,正准备追问,摄影师却正好在这时提醒所有人站直了看镜头,她没办法,只能先配合摄影师的指挥。

  然而心跳却开始控制不住地加速,目光也迅速扫过周围。

  暂时没看见周叙深……他要是来了,哪怕隔着远远一段距离她肯定也能认出来。

  “来,大家一起看镜头啊,微笑,不要眨眼……三,二,一!好的好的,同学们别急着动,咱们再来一张,三,二……”

  姜嘉弥努力维持着脸上的表情,余光却忽然捕捉到一道修长高大的身影。

  视线没办法挪过去聚焦,因此她根本看不清那是谁,可是却偏偏像是有某种预感一样,心脏扑通扑通跳得越发急促。

  她紧张得连脸上的笑都有些僵硬了。

  “好了!”摄影师抬手比了个‘OK’的手势,“大家在原地调整一下,我看看还需不需要补拍。”

  刚才还都努力绷着表情与站姿的一众同学立刻放松下来,叽叽喳喳地说笑打闹,接着又互相替对方整理身上不妥的地方。

  也有人在窃窃私语。

  “那是谁啊……看着好像挺帅的,好眼熟。”

  “是不是周叙深?!”

  “不会吧?”

  “真的,就是他。”

  的确是他。

  早在摄影师话音落下的瞬间,姜嘉弥就飞快地转头看了过去,随即目光一秒定格。

  她一下就认出了站在远处的那个人。

  他刻意和这边保持了一段距离,看样子是为了避免打扰师生们拍照,但没办法,哪怕不论身份,那张脸和身材就已经够显眼了,更何况工管系的师生没人不认识他。因此在摄影师说不必再补拍之后,投向那个方向的目光就渐渐多了起来。

  姜嘉弥偷偷往那边看了好几眼,内心有些挣扎,半晌干巴巴地吞咽了一下,脚步迟疑地朝旁边的花坛走去——陈嬗正带着那个要给她们拍照的小学妹站在那里等着。

  走了几步之后,她步子很快变得急切,最后几乎是小跑到两人面前。

  “你往我们这儿跑干什么,”见状,陈嬗哭笑不得,“快过去啊,你家周先生在那边等你呢!”

  小学妹早已在来的路上得知了八卦,这会儿双眼放光地看热闹,抱着单反没吭声。

  “我现在过去也太显眼了吧……”

  “是谁跟我说的反正要毕业了,被大家知道也没关系?而且本来就有人知道你们认识,凭着这层关系去打个招呼也很正常。”

  说是那么说,可真的临到头了却免不了有些情怯。

  姜嘉弥深呼吸抿了抿唇,强装镇定地开口道:“那……反正现在也解散了,我们就一起过去拍照吧。”

  她们一起过去,就不会显得她那么“特殊”了。

  “好好好,走吧。”陈嬗对她的心情表示理解,心甘情愿地打掩护。

  三个人挽着手朝那道挺拔的身影走去。

  姜嘉弥看看天又看看地,甚至很刻意地去关注十几米外路过的人,就是不去看他,但却能很清楚地感觉到他一直在盯着自己,十分专注。

  她咬着下唇,忍着笑,终于还是没抵抗住本能,抬眸看向他。

  走得越近,越能清楚地看到男人眉眼间的笑意。他一身简单的衬衣与西裤,没有太过正式与死板的痕迹,却在此情此景中显得恰到好处。

  沉稳、简单、清爽。

  ——从衬衣到袖扣,都是她昨晚挑好的。

  最后,她们走到他面前。

  “毕业快乐。”周叙深笑着凝视她,目光中少了些情人间的亲.昵,多了作为“过来人”与“引导者”的鼓励与期许。

  姜嘉弥终于按捺不住上翘的嘴角,望着他笑起来,琥珀色的眼睛甜得晃人。

  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并没有什么举止亲密的机会,因此一切都在眼神中相接,又心照不宣地悄然融化掉。

  他垂眸勾唇,片刻后才抬眼朝陈嬗和小学妹点头示意,又说了一句:“毕业快乐。”

  …

  工管系几个班的学生都聚集在小广场上,有些先拍完的已经走了,但大部分还没有,所以不少人都注意到了周叙深那边的情况。

  “她们好像在跟周先生合影。”

  “怎么,你也想去?”

  “想去啊!这么特殊的日子,我们还穿着学士服,要是能跟他合影不觉得很有意义吗?”

  “确实很有意义……但姜嘉弥她是跟周先生认识的,我们去他能同意吗?”

  “为什么不同意?我们也是工管系的学生,而且上次讲座的时候他不是也很耐心地解答问题来着?感觉他这样的人应该不至于在这种小事上让人尴尬。”

  “也是,大不了就求签名嘛。走走走,去试一下。”

  说着,几个女生互相怂恿着走过去,壮着胆子热切又紧张地问好:“周先生。”

  周叙深早就留意到了这三个学生,见她们走近,先回头看了眼下意识往后退避半步的姜嘉弥,复又转过头来微微颔首。

  “你们好。”

  “我们正准备拍毕业照,正好看见您在这边,所以想过来跟您合个影。”

  女生一边说着,一边取下了单反的镜头盖,默认他并不会拒绝这个小小的愿望。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一向绅士、行事挑不出错处的男人,竟然开口拒绝了这个非常简单、甚至只是举手之劳的请求。

  “抱歉。”他微微一笑,“今天我没有跟同学们合影的打算。”

  “可是……”女生嗫嚅着,下意识看向静静站在一旁的姜嘉弥,潜台词很明显。

  既然不会和同学们合影,那为什么她可以呢?即便是有双重标准也不能这么明晃晃吧?

  周叙深目光微顿,温和地往身侧看了一眼。

  如果是平时,他并不会向陌生人多解释什么,但今天却格外好脾气地开口说道:“她是例外。”

  姜嘉弥怔住,屏息等待他的下文,紧张地攥紧了手指。

  “今天这个日子比较特殊,”他不疾不徐地道,声音磁性而低沉,“所以,我想给女朋友一点特别待遇。”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这个日子并不特殊,只是千千万万个撒狗粮的日子里的其中一天~

  感谢在2021-10-2601:59:00~2021-10-2702:54: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雨衣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辞头不秃15瓶;烛音10瓶;菡甯、也圆欣芝猪、米十一5瓶;薄荷糖4瓶;西斯庭3瓶;征帆2瓶;喵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wwscdh.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wwscdh.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